全球城市观察︱上班族重返“集体宿舍”,美国共享居住热潮

Hargreaves认为,这股共享居住热潮暗合了美国大城市的人口变化趋势,比如居住成本越来越高,租金的涨幅远远超过了薪资的涨幅,社会的平均结婚年龄也在延后,年轻人的单身比率越来越高,而相比城郊传统的独栋别墅,人们更愿意留在城市。

虽然同样使用“共享”的概念,共享居住却与WeWork等共享办公不同。后者只需要租下一些写字楼的空置楼层,改变内部设计。而共享居住的成本更高,改造难度较大。

Common于2015年成立,最初他们起步于一些小型的改造项目,他们拿下一些小型的楼宇,进行改造,耽搁项目的床位数量不过30至40个。

在不同城市,共享居住的租金各有高低。以Common为例,洛杉矶一个单间的月租金是1550美元(约合人民币11043元),芝加哥则是975美元(约合人民币6946元)。

而如今,随着规模扩大,越来越多的共享居住公司开始了新建项目。Common旗下44%的项目都是新建的楼宇。他们与一些房地产开发者合作,后者提供建设资金,Common则负责运营。

9月17日,共享居住公司Common宣布,其旗下运营和在建的项目里,床位总数达到了一万个。Common也是目前共享居住行业规模最大的一间公司,其业务范围涉及波士顿、巴尔的摩、丹佛、波特兰等19个城市。

根据公寓研究机构RealPage的数据,越来越多年轻人愿意接受室友合租,分摊费用,最近十年,平均每一套租房里的租户人数从1.2上升到1.4个。

要么越来越贵,要么越来越远,这是不少美国大城市年轻人面临的两难选择,Dishotsky坦言,共享居住可能并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但眼下它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近些年,美国多个大城市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居住方式,“共享居住”(Co-living)。居住者拥有各自独立的卧室,却共享多样化的设施和服务,比如厨房、客厅、洗衣房、健身房、咖啡馆,或是Wifi、卧室清扫、垃圾清运等等。看起来,它很像是大学宿舍生活的延续。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租户大多是上班族。

与Common同样,近几年,多个共享居住领域的初创者都在不断扩大。比如Starcity,今年6月他们宣布将在加州的圣荷塞新建一栋18层的共享公寓楼,其中包含800套住房单位,这也是迄今为止单体规模最大的共享居住项目。

Jon Dishotsky是Starcity的CEO,此前他在接受美国房地产网站Curbed采访时表示,美国的租房市场有些割裂,显得“两头大、中间小”,一头是面向低收入者的社会性住宅,公屋、共有产权房等保障性住宅,另一头则是有着玻璃幕墙的高档公寓,只能极少数人能够负担得起。

而随着共享居住热潮的兴起,越来越多的竞争者加入了战场,除了Common、Starcity、Ollie等初创公司,已经有一些成熟的大型房地产公司开始设计运营自己的共享居住空间。

Brad Hargreaves是Common公司的创始人和CEO,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或许是第一个达到这么大规模的,但一定不是最后一个。”

“其他人住在哪里”,Dishotsky表示,共享居住公司们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它并不廉价,只是租金相对便宜。”从圣荷塞那栋18层公寓楼的选址上不难看出其目标群体,它距离Google即将新建的园区步行可及。

posted @ 19-10-02 12:32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扑克21点要牌技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